我在异界当神壕正文正文第216章家奴什么

热菜 2020年06月17日

我在异界当神壕 正文 正文_第216章 家奴什么的 不干了

钱府。

这两日,钱府的气氛明显不对。

不是因为钱多多的死,而是因为……仆人的数量在减少。

第一日还没什么感觉。

毕竟钱府很大,仆人也很多。浇花的,剪草的,赶车的,养鸟的……大多数的仆人只认识自己身边,对其他仆从倒没什么感觉,纵是有少,也只是觉得这小子,或这丫头玩忽职守,或者有什么事,请假回老家,也没怎么在意。

然而第二天就不对劲了。因为钱家仆从的人数,已经大规模地被缩减。许多人发现,自己身边的同伴,竟是彻夜未归,这非常不正常。

到了第三天,当连上街都要被一帮人追着砍的时候,所有仆从,终于都意识到不对。

什么时候,当个仆人都要被人当街追着砍了?这不科学!

“杀,杀钱令?”

花园一角,一众花匠围在一起,目瞪口呆。

“这个杀钱令,可是杀钱家人的意思?”一人道,“有人……在针对钱家?”

“不是针对钱家除了平台模式的天猫外,是针对我们。”另一人苦涩道,“你们还没发现么,许多外出的钱姓家奴,都死了。前天是钱五,昨天连管家钱忠都当街暴毙,听说是有人开出了悬赏,一颗人头1灵晶,现在,咱们这些钱家仆奴,都成香饽饽了!”

香饽饽?这可不好笑。

相反的,听这话的时候,众人眼睛瞪大,下意识地便觉得自己脖颈一寒,脊背都在发凉。

“不,不会吧,连钱管家都死了?”

“不止呢,据我所知,这两天南院负责出外采办的人,至少死了一大半,其中包括两位小头目。就是管家也死了一位,据说也是被人当街行刺,一刀捅进后心,干净利落,直接命丧当场。”

“这,这是何人如此大胆,敢如此针对我钱家?老爷们就没有一点反应吗?”

“反应?怎么反应?出手的都是一些杀手,据说是专业的杀手组织。当街刺杀的也就罢了,有在酒馆吃酒的时候被剧毒毒死的,有在窑寨风流的时候被割去喉咙的,死法不一,简直防不胜防。1灵晶一颗人头,这是拿钱在买我们的命啊,对待这种职业杀手,你觉得老爷们出面有用吗?”

“职业杀手,拿钱做事,可不会管你钱家不钱家。连钱管家都敢当街行刺,这帮人还有什么不敢的?更可怕的是,杀钱令传出来,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一颗钱家奴脑袋等于1枚灵晶,全民皆刺,这才是最要命的啊。”

如果只是暗鼠的人在出手也就罢了,毕竟职业杀手的人数终归有限。

可现在是整个上城区的人都听到了消息,恨不得拿他们脑袋去领赏钱,与整座城池的人为敌,这怎么玩?

在这些人眼里,他们这些钱家奴,简直就是一个个会走会蹦的人形自走灵晶啊,巨大的诱惑之下,就算这上城区再忌杀人,也会有忍不住对他们出手的吧?

杀1人1灵晶,杀个10个,直接就够跑路钱了。

如果城防军不追究,更是美滋滋,直接就在上城区风生水起,开启不愁吃喝的美妙人生。

说实话,如果脑袋不是他们的,没了脑袋他们会死,这些人都有把自己脑袋摘了拿去换钱的冲动!

一条命1灵晶,诱惑力太大了!

“呃,钱老三,你这是什么眼神?再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的脑袋,小心老子翻脸。”

“咳,那啥,不好意思,有些情不自禁……”

“你们别闹了,生死存亡之际还在这开玩笑?快想想办法吧,不然,我们都要死!”

“我们能有什么办法,只能看老爷们了。如此针对我钱家,简直就是在挑衅我钱家的威严,难道老爷们能无动于衷?”

“妈的,要让老子知道是谁搞的这杀钱令,非特么弄死他不可!”

整个钱府,上下惶急的同时,义愤填膺,颇有同仇敌忾的意思。

就在这时,有人咬牙站出来:“这花匠,我不干了!”

“什么?老石,别犯糊涂!”

“我没犯糊涂!原本进钱家就是想讨一碗安生饭,现在我种个花都要把脑袋别在裤腰上?我是花匠,不是亡命徒!”

其他花匠沉默。

是啊,干花匠干到要把脑袋别在裤腰上,这算哪门子的花匠?

上个街都要被人追杀,想回个家都要担心受怕,上个茅房都要左右看看,就怕被人割喉取头。试问这种日子能过?

“我,我也不干了。反正有门手艺,离了钱家也能吃饭,当个花匠还要被人追杀,我也受不了。”

“那,那我也去请辞吧……”

死亡的阴霾,笼罩在所有人心中。

“我也不干了,给谁赶车不是车,为啥要冒生命危险?”

“老黄你也要走?那我也走吧。咱就是个修花修草的园丁,实在犯不上为吃这一口饭把命丢了……”

除开那些已经卖身给了钱家,只能一条胡同走到黑的人,钱府内,所有家奴,丫鬟,全动了心思。

当一大帮家奴院工汇聚一堂,要集体请辞的时候,原本就已经焦头烂额的大管家钱照,直接一巴掌将面前案几拍碎,赤红着双目,暴吼道:“都特么给老子滚!谁敢再说辞,老子第一个毙了他!”

仆从面面相觑,旋即把头低下,再不敢多言。

只是这样一来,本就阵脚大乱的钱府,更加离心离德。

钱府,乱相已生。

夏武上院。

“怎么,钱散完了?”

看向对面的葛大爷,王尘道。

“没呢,300灵晶,哪那么快。”葛大爷道。

“这倒是奇了。好像这是第一次你找我不是为了钱的事吧?难道是钱家有所动作,准备开始反扑了?”

“那倒没有。找不到你这个主谋,暗鼠的人也只是拿钱办事,他们能反扑谁。”

葛大爷摆摆手,“还要继续下去?知道你要搞钱家,可光杀这些恶仆有什么用?1人头1灵晶,太浪费钱了。”

“浪费么,我倒不觉得。如果你知道钱家的这些狗奴才都做过什么,你便不会这样觉得,相反的,你会认为这几百灵晶花得真是太值了。”

王尘冷笑,“毕竟,能用钱惩恶扬善的机会,可是不多。”

上有所好,下必所效。主人欺男霸女,横行霸道,下人,便是爪牙。

恶仆二字,并非王尘自己断言,而是事实。

就他目前听来的一些事例,便足以将这些钱姓恶仆打入地狱千百次,千刀万剐,都不为过。

如他所言,能用钱惩恶扬善的机会可是不多。既要收拾钱家,这帮爪牙没K过如此多的站,自然不能放过。

“随你吧。反正用的不是老夫的钱,随便撒,老夫可不心疼。”

葛大爷道,“不过,也差不多是时候开始下一步了吧?因为你这肆无忌惮的撒钱,如今不说全民皆刺客,却也相差不多。钱家恶仆已然被杀怕,全部龟缩在钱府里,再不敢出来。知道我为什么能得闲来找你么,就是因为无人再来领赏,我想撒钱也没地方撒了。也该开始下一步了吧?”

“是么。”

目色一闪,王尘轻笑,“既如此,那便开始。”

“麻烦葛老通传下去,下一阶段任务,钱家旁系成员,一颗人头……10灵晶。”

牙周科
深圳白癜风好的医院
老年人便秘的症状
友情链接: 汉沽美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