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都市神帝第四百一十八章拆家搭配

汤羹 2020年05月30日

重生之都市神帝 第四百一十八章 拆家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→阁.】,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!

黑衣人越来越多,叶错知道,这时候光是把对方打倒也无济于事。现在需要是让这里乱起来,自己才能趁乱把所有人都带走。

他猛地两棍砸出,逼开了面前的人,退到一个赌桌前,猛地一抽。

那赌桌被掀翻,无数的麻将乱飞,砸向了人群,黑衣人追击的速度被放慢了。

叶错朝着大厅的角落跑去,天哥还以为他是想跑,大喊了一声:“抓住他!别让这小子跑了!”

那大厅的角落里,竖着一个关二爷的神像,道上的人都会祭拜关二爷。

这尊神像,足有两米多高,手里的青龙偃月刀,也是钢铁打造的,看起来沉重无比。

叶错直接搬起了一个桌子,一下砸了过去,神像的手臂被砸断,手中的大刀落在了地上。

叶错捡起来,朝着人群挥舞了过去。

这一下威慑力可比之前的两个人要零月租、无套餐、余量不清零等全新概念激活了传统电信市场。大的多了,这一刀要是砍在人身上,估计直接能把人砍成两截。

大厅之中,乱成了一片,之前那些赌博的人,都吓得到处乱跑。

这些人能来到这里赌博,都是非富即贵,黑衣人也不敢对他们动武,登时被冲乱了。

叶错挥舞着大刀,到处乱砍,周围的各种赌博机器,被砸的稀烂。

二楼的白小楼大怒,想起之前叶错一路连砸了白家十几家酒吧,他直接骂了起来:“妈.的,你是拆迁办的吗?到那里都砸东西。”

之前在叶错的手中,酒吧被砸,人也被打成重伤,被他引为毕生的耻辱,所以才如此的想要慢慢的折磨叶错。

此时叶错再次故技重施,登时让他想起之前自己被打的画面,让他无法冷静:“让所有都上,抓住这个小子,我要好好的折磨他。”

现在他也不再说慢慢玩叶错的话了。

那群黑衣人得到了指示,推开了人群,朝着叶错追来。

叶错冷笑一声,顺着墙边的一根柱子开始往上爬。

这个大厅虽然在地下,但是内部的空间足足有两三楼高,屋顶上是钢铁结构的,悬挂着中央空调的管道,和几个巨大的吊灯。

叶错一只手拿着大刀,另一只手抓住柱子,像一只猴子一样爬了上去。

一群黑衣人冲到了这边,却发现叶错已经到了屋顶上。

这群人沿着光溜溜的柱子往上爬,却连一米都怕不上去。不少人用手中的棍子扔叶错,但是哪里能打中。

叶错走到一个巨大的吊灯上方,一刀砍了下去,“咣当”一声巨响,大吊灯摇晃了几下,下面的人发出一阵惊恐的叫喊声。

那个吊灯花团锦簇,直径足有五米左右,叶错一刀下去,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,沉重的重量无法再支撑,呼啦啦掉了下去。

“砰砰砰砰!”

吊灯刚一落地,立即发出了一连串的爆炸声,无数的玻璃碎片乱飞。

周围的人惨叫连连,身上都留下了无数细小的伤口。而还有不少黑衣人,因为大厅中太过拥堵,根本无法闪避,被砸在下面,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。

吊灯爆炸之后,灯管内部的粉末状的物质升腾了起来,像是在大厅中放了一颗烟雾弹,呛的周围的人连声咳嗽。

“搬梯子,搬梯子!”天哥大吼。

立即有人搬来的伸缩的梯子,架在屋顶上往上爬,叶错等到不少人爬到一半,一脚踹过去,又是一连串的惨叫声。

白小楼面色铁青,一言不发的看着下面,刚才还说自己准备当猫来玩玩叶错这条老鼠,现在什么话也不说了。

天哥智慧着人:“多搬几个梯子,下面所有人扶住!”

立即又有几架梯子搬来,架在屋顶的钢铁横梁上,叶错踹了几脚,下面的人死死的抗住,没办法踹倒。

一群黑衣人跑了上来,朝着叶错追来。

叶错冷笑一声,跳上中央空调的管道,朝着另一边跑去。

那群人连忙追了上来,等到不少人上了中央空调的管道,叶错猛地跳上横梁,反手一刀。

这一刀势大力沉,竟然直接将那根管道砍断。

拦腰被砍断的管道无法再支撑这么多人的重量,登时发出一阵咯吱声,直接折断。

“啊!”

一群人如同下饺子一般,稀里哗啦的掉了下去,下面乱成一团。

叶错在屋顶上,像是一子大猴子,跳来跳去,遇到吊灯之类的,就是一刀。

爆炸声不断的响起,屋顶上悬挂的吊灯,一个个被砍断,下面的人全都抱头鼠窜。

哭喊声,惨叫声,电火花乱窜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,响成一片,不光是天哥的人,就连那些来赌博的,都有不少人受伤。

白小楼站在二楼,嘴边叼着的雪茄都灭了,也没发现。

他现在心中的想法就是:完了!

来这里玩的人,不少人身份尊贵,现在都得送医院1)附加值之一:在一家实物店购买之后,即使他是白家少爷,出了这种事,也不好处理。

他现在恨不能冲上前,把叶错打死。但是想了想,这个对自己以后继承白家家主,一定会有影响。还是低声地对着白彦和道:“我先走了,今天我从来没在这里出现过,懂吗?”

白彦和眼神中现出一丝郁闷,心中把白小楼骂了一个遍,但是还是只能点头。

等到白小楼走后,白彦和眼珠子一转,对着身边的人道:“今天,我和白少爷都没来过这里,所有的事情都是天哥做的,知道吗?”

身边的人点点头,白彦和看着在人群中嘶吼的天哥,叹息一声,转身走了,天哥就这样成了今天所有事件的替罪羊。

而此时,叶错几乎已经把整个赌场拆,到底都被吊灯砸烂的赌具,钢铁结构的穹顶摇摇欲坠。

地面上,残破的赌桌,冒着电火花的老虎机,爆炸后的烟雾和玻璃碎片,躺在地上哀嚎的人,撕烂的衣服,淋漓的献血……

叶错从屋顶上跳了下来,扛着一把大刀,朝着天哥走去。

身边的那些还幸存的黑衣人,眼里只剩下恐惧,叶错进一步他们就后退一步。

“上!上啊你们!”天哥自己吓的后退,朝着周围的人大吼,但是没一个人敢上。

叶错一刀,砰地一声,将天哥面前的一个赌桌砍成两半,大刀架在天哥的脖子上:“天哥,现在愿意和我赌一局了吧?”

天哥一脸惊恐:“你……你想赌什么?”

叶错冷笑一声:“就赌我这一刀,能不能砍掉你的头吧。”

十堰治疗白斑的医院
淮南白癜风好的医院
乌海白癜风好的医院
友情链接: 汉沽美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