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邪君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神秘女子搭配

主食 2020年05月30日

绝世邪君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神秘女子

秦石闻言,皱了下眉头:想要喊人吗?这可不行,那样的话,我们的计划可就要被你给打破了。

呵呵,不行?你说不行就不行啊?小子,你不过只有域境小成,你凭什么资格阻拦我?虎牙魔眼狰狞,眼珠都快瞪出来,那魔符已经被他高举过头顶,黑色的煞气化为黑色火焰,顺着他粗犷的魔臂便开始朝上燃烧:小子,你说的不错,我就是要靠你升官发财,今日我就将你葬送在这,虽然没能让他老骨头妥协,但只要能在这杀了你,我定能升为魔尊。

秦石摇头,劝道:魔尊?死在我手上的,应该也有几个了,你觉得我真的就只有域境小成?

虎牙狂笑:哈哈,哈哈哈,臭小子,你少在这吓唬我,我溟组确实有几名魔尊败在你手里,但我估计定是你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,或是有高人相助,不然,就凭你小子这点三脚猫的功夫,也能伤到我溟组魔尊?开玩笑,组织只不过是懒得理你罢了。

你要这么认为,我也无话可说。秦石无奈的长叹声,旋即间,他黑眸凝聚,一道星朔般的光泽一闪而过。

咻!

刹那,秦石原地闪遁,身形几乎是消失掉的,残影和空气完全融合,而下一秒,直接出现在虎牙身前。

见状,虎牙被惊住了:好,好快!

在虎牙巨大的身躯前,秦石显得十分渺小,然而却气势十足,黑袍在空中泠泠作响,他嘴角始终挂着那自信的浅笑,突然,他手掌伸出,五指成龙爪状,金色的凤甲护佑,而后他爪心朝下,对准虎牙的心口。

怎么说,也喊了你几声大哥,我就给你个痛快吧。

砰!一声巨响,那龙爪间猛的震出股巨大气浪,直接在这牢房中掀起层层的冲击波。

轰隆!

那冲击波直接击中虎牙的胸膛,虎牙在瞬间瞪大眼睛,他一脸惊容的低下头,硕大的魔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,只在这样的业绩下见在他心口的位置,一个巨大的血洞,十分骇人,虎牙的整个心脏,生生被秦石给震碎了。

这,这怎么可能?虎牙惊悚的瞪眼,临死他都不敢相信,他竟然被秦石秒杀了?

你,你明明,明明就只有域境小成,怎么,怎么能,能杀我?这,这不可能!

都警告过你,你非不听。秦石冷漠的摇头,旋即他手掌轻轻一推,轰隆隆!那巨大身躯,直接摔翻在地上,掀起一层风沙粉尘。

虎牙死了,渐渐的化为人形。

秦石速度极快,一把将那魔符从魔炎中抢夺下来,旋即他略微停顿了下,并没有将那魔符磨灭,而是悄然无声息的揣在怀中。

小家伙,你不要紧吧?缪城主这时问道。

秦石回身一笑,摇摇头:多谢前辈关心,没什么大碍。

缪城主心生赞叹的点头:真是英雄出少年啊,小小年纪就有这般本领,将来的前途无可限量啊。

前辈谬赞了。秦石客气的摇头,而后他望向紫玲莎,看着那因武学中断而导致苍白的玉面让他心生愧疚,他走上前:玲莎,你没事吧?

紫玲莎捂着胸口,没好气的瞪向秦石,她并未责怪秦石害他受伤,而是愤怒的骂道:你刚刚,不想要命了是吗?若不是我刚刚停手,你现在可能就死了!!死了!!!你知不知道!!是死了!死了!

秦石愣了下,尴尬的抓了抓脑袋:我,我没想过你停手,我以为我可以挡下的。

挡下?紫玲莎嘲笑的如听到了天大笑话:真是可笑,你以为,我的武学,和那虎牙一样白痴吗?你知不知道,如果我刚刚那乾坤苦释放出来,以你现在的情况,非死即伤,你会陷入到心魔当中的,以你的经历,是决不可能从那心魔折磨当中逃脱的!

这时,缪城主也道:小家伙,玲莎丫头说的没错,乾坤苦可是炼域的三大轮回武学之一,并且是最为可怕的一种,它能够直接忽视掉人的外表,直接击穿内心,并且挖掘出人内心中最脆弱的伤痕,以此疯狂的扩大,生成心魔,这种武学,就是界境大能,都不敢冒然去挡,因为修为越高,故事越多,所经历的越多,看到的人间悲苦自然也就越多。

闻言,秦石这才一惊:世间竟然有这等恐怖的武学?

换做别人,或许还能挡下,但你觉得以你经历孕育出的心魔,你可能战胜吗?紫玲莎这次是真的怒了,她怒骂一声,直接转身朝角落走去。

望着那单薄的背影,秦石心中突然有种五味杂粮的感觉,而且他也是没想到紫玲莎受了重伤,竟然最先担心的反而是他。

对于紫玲莎,他又多了份愧疚。

小子,还不快去哄哄?邪魔哼道。

秦石心里有些无语,但毕竟是他做错了,他凑到紫玲莎身旁。

好了,别生我气了,大不了我弥补你就是了。

你能弥补我什么?娶我啊?不能娶就别吵吵,让我自己静静!紫玲莎毫无表情的道。

一句话,直接令秦石无语,索性他识趣的不再吱声。

半响,缪城主走到两人身前,这才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道:如今虎牙已死,我们怎么做?

我准备继续隐藏在这里,一会我会将这里的现场布置好,将虎牙之死推卸给先前那几名凶魔,我是想前辈和玲莎你们先离开这里。

怎么,你又想单打独斗?紫玲莎冷道。

秦石摇摇头:这不是单打独斗的事,这里太危险了。

你是觉得我们给你拖后腿了是吗?

紫玲莎咄咄逼人,这让秦石头皮越发发麻,无可奈何下他只要硬道:不是,只是我能隐藏在此,我想借助虎牙手下的身份,去试着夺下梦靥花的露水,我们内外接应,这样也会方便很多。

我不答应!

紫玲莎!秦石有些受够了,紫玲莎在处处针对他。

我怎么了?紫玲莎不为动容。

好了好了,你们别吵了,我觉得秦石小友说的有些道理,玲莎丫头,我们先离开这,这样至少不至于让他暴露身份,我们在这反而会让他为难。见势不妙,缪城主连忙劝道。

秦石深吸口气,他道:前辈说的不错,我不是要单独行动,我也需要外界的策应啊。

突然,紫玲莎沉默了,她玉指死死的扣在掌心,留下一个一个半月的印记,这才深吸口气撅起小嘴,她凑到秦石的身边,道:我走可以,但你要答应我,无论如何都不能死,若是真的遇到麻烦了,就逃到外面去,这里是炼域领地,在这里就是溟组势力再强,我拼了命,哪怕是逼域主出面,我也不会让你死。

紫玲莎突然的变化让秦石一怔,他眼神也变的柔和了,他是真的感动了。

他用力的点头:放心吧,你现在见到的我什么样,不久后在外面见到的我还会是这样。

闻言,紫玲莎这才破泣为笑,她鼓起香腮小声的嘀咕声:我倒是希望,你能变个模样,能够变的滥情一点。

额!

秦石尴尬的眨了眨眼,好在紫玲莎这次没在为难他,抹了抹眼角的荧光后冲缪城主道:缪城主,我们走吧。

嗯,小友那你照顾好自己,一旦遇到什么麻烦及时逃离,不要冒险。缪城主也劝说句,这才起身和紫玲莎离开。

望着走远的两人,秦石松了口气。

而后,他黑眸变的果断:那么接下来,就是破这控梦术的时候了。

缪城主和紫玲莎走远后,秦石先是将现场清理,弄成一幅刚刚激战过的样子,并且将所有大阵撤销,又让邪魔在这牢房的石壁上,铁柱上,和天花上,分别留下些只有凶魔才能造成的伤痕,做成有人故意要杀害虎牙谋权篡位的样子,这才将先前收入到空间戒指中的那些凶魔尸体放出,横七竖八的排列在牢房里。

一切都完善后,他这才离开牢房。

离开牢房,他并未主动将消息散播出去,毕竟做第一人,总会惹些事端,他准备等到这一切自然演化。

离开牢房后,他停顿了下,脑海中突然闪过道倩影,一个让他始终疑惑的倩影,他决定要去先探个究竟,为此转身冲着虎牙所休息的房间走去。

来到虎牙的住所,他黑眸微微一凝,果然不出他所料,那风韵的女子依旧在床榻上搔首弄姿,穿着松垮的睡衣彭松的样子十分性感,衣衫褴褛,身上不时还能若隐若现出被虎牙兴奋时抓挠过的血色痕迹,这让本就诱人至极的画面又增添了几分狂热。

秦石体内都是热血沸腾。

突然,那女子看见秦石,而意外的是她第二天没有丝毫惊讶,反而露出抹早有预料般的诡笑。

怎么,小弟弟,将虎牙解决了么?

闻言,秦石黑眸猛的一瞪,一抹不安在心底狂窜而起。

浙江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孩子营养不良怎么办
滁州白癜病医院
友情链接: 汉沽美食网